9159金沙官网:迈阿密奶社元帅炮轰乳业新国标引

摘要:三聚氰胺阴魂不散。 湖北省襄樊市工商局近期下发的一纸紧急搜查令再次将矛头指向三聚氰胺,而被拉下水的正是此前“独善其身”的乳酸饮料或发酵乳制品。 这是“三鹿事件”发生后,中国乳业第四次传出“三聚氰胺”死灰复燃。 湖北排查湖南问题奶 本月初,湖北省襄...

三聚氰胺奶粉再现 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尚未平息,11月中旬,湖南远山乳业再次三聚氰胺产品现形,其玉米(2274,-37.00,-1.60%)奶中三聚氰胺再次严重超标,所使用的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含量高达68毫克/公斤。 今年7月初,青海省民和县东垣乳品厂所产奶粉三聚氰胺检测超标500多倍,从而将国内乳业再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东垣乳品厂所产三聚氰胺奶粉问题爆发后,国家各部门展开了拉网式的地毯式检查,但是结果仍有漏网之鱼。 为重整国内乳业,11月4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布《企业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和《企业生产乳制品许可条件审查细则》,乳制品生产企业今年12月31日之前必须重新提出生产许可申请,否则停止生产。 在国家政策严打的高压下,三聚氰胺奶粉仍然阴魂不散。在政策生效大限即将来临之际,中小乳品企业何去何从,态势日趋明显:要么整合、要么出局。 远山乳业事件 11月7日,湖南省疾控部门在远山乳业主动送检的玉米奶样品中,检查出有玉米奶三聚氰胺超标。而在湖北市场,湖北襄樊市质监部门发现湖南远山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乳饮料玉米奶,三聚氰胺含量高达4.8毫克/公斤。 监管部门调查证实,这批添加了青海“东垣奶粉”的问题玉米奶产自于湖南湘潭的远山乳业。 截至11月21日,湘潭市和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检验结果显示,远山乳业使用的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每公斤达68毫克。 据远山乳业官方介绍,今年5月至6月,“远山乳业”一新聘技术人员提出按照新配方生产“远山牌”乳酸玉米奶。这种饮品以玉米原浆为主要原料,另外按照千分之二左右的比例添加奶粉调整口感。 为此,远山乳业从其长期合作伙伴长沙高桥大市场宇翔食品添加剂商行购进了一袋25公斤装批号为“20100513”的“东垣奶粉”,外加2公斤“东垣乳粉”散装样品。先后配制、分销乳酸玉米奶309件(规格500毫升/瓶,每件15瓶)。 除此之外,该家企业产品本身也存在质量问题。湘潭质监局方面说,“远山牌”乳酸玉米奶可能在生产环节灭菌温度控制不当,这批货在今年9月30日前因为各种质量问题经销商退货达到192件。11月8日监管部门开始采取行动后,远山乳业赴湖南、湖北等各地,收回了59件零6瓶,其余的已经销售或被经销商销毁。 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丑闻爆发后,7月8日湘潭市质监局曾到远山乳业上门排查青海问题奶粉,当时远山乳业生产现场负责人签字画押称企业没有使用奶粉作为原料生产饮料。 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事件严打风波尚未平息,远山乳业再次揭开“三聚氰胺魔盒”。 远山乳业在1986年注册成立了奶牛养殖场,位于湘潭市荷塘乡,一个地处依山傍水特别适合奶牛饲养优质地带。该公司占地面积40000㎡,厂房建筑面积9000㎡,拥有8条饮料生产线。公司开发生产了鲜奶、乳饮料、发酵型乳酸饮料及植物蛋白饮料等系列产品,日产量可达到100吨左右。 该公司资料声称,公司自建牧场拥有自养奶牛600余头,签约农户养奶牛近900头,保证了足够的奶源。为了保证远山奶奶源的质量,每年对奶牛进行春、秋两季的布民杆菌病和结核病检疫。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拥有奶牛养殖场的企业,其生产的乳品中根本不含自己所建牧场牛奶的,而是从市场上购买原料奶粉。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远山乳业有奶牛养殖场生产原奶,但将原奶卖给其他企业;该公司所需要的奶粉从市场上采购,可能是因为购买奶粉相对便宜,以减少成本。 乳品行业质量安全问题不断,蚌埠和平乳业负责人李扬民认为,这实际上是乳业机制出问题了,“养牛的只顾养牛,生产加工的只做加工,各干各的,整个乳业环节上脱节了。” 目前,湘潭市政府有关部门依法扣押问题原料乳粉21公斤,暂扣企业生产许可证,责令该企业停产整顿,依法召回问题产品,并公开告之消费者。另外,湘潭市政府将对该企业隐瞒使用问题乳粉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查处。 乳业整顿:小企业或出局 在青海东垣奶粉事件之前,国内已经展开了一场乳品大整顿,卫生部食品安全综合协调与卫生监督局副局长陈锐今年7月13日表示,今年2月份,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办开展了10日的专项清理活动,清理出大量的2008年没有完全彻底销毁的乳粉,全国总共清理了大概2.5万吨问题奶粉。 国内监管部门说,“问题奶”历经市场消化、退货销毁、紧急召回封存,依然藏身商店货架的可能性很小。 为了整顿规范乳业,11月4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布《企业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和《企业生产乳制品许可条件审查细则》,明确将三聚氰胺检测项纳入到乳制品生产企业的自检中,乳品生产企业必须配备三聚氰胺检测设备。 远山乳业再次曝光三聚氰胺奶粉,在关键时候没给监管部门留“面子。 为了整顿质量安全问题不断的中国乳业,国家质检局要求,乳制品生产企业今年12月31日之前必须重新提出生产许可申请,否则至2011年3月1日起,凡未重新获得生产许可的,停止生产。 眼看生死大限即将来临,远山乳业三聚氰胺事件,将本已处境尴尬的国内中小乳品企业再向悬崖边上”推“了一把。在12月底结束的生产许可证申请中,部分中小乳品企业或将倒在政策”高压“的门槛上。 谈及远山乳业,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秘书长牟静君对记者表示,远山乳业并不是乳制品生产企业,顶多是饮料类企业,整点乳品勾兑一下。凡是屡次出问题的这些企业,都是没有自己奶源的小企业,技术设备也跟不上。 贵州三联乳业原总经理程蜀黔告诉记者,乳制品必须有一个比较高的门槛,从政策上,让没有奶源、资金技术跟不上的一些小企业失去生存空间。 牟静君告诉记者,乳品企业新一轮整顿政策的出台,对小企业的影响是肯定的,每个行业内部企业都是有大中小之分,市场本身就是存在竞争的,优胜劣汰是必然的,对于一些资产技术跟不上的企业只能关门出局。乳品行业亟须整顿,这项政策的出台对于行业的规范运作是有好处的。 程蜀黔表示,一些不能再继续做这个乳业的企业,可以有几种选择,一是选择成为大企业的生产车间,二是转产到门槛低的行业去。如果再不行就不排除一些企业关门。 不过,程蜀黔表示,这次乳品企业重新申请生产许可证对三联乳业影响不大,”三联乳业年销售额达亿元,企业比较规范,拿到生产许可证没有问题“。

连日来,有关襄樊追查“湖北远山乳业有限公司”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玉米奶的事件,牵动着社会的敏感神经。但监管部门调查发现,这批“勾兑”了青海“东垣奶粉”的问题玉米奶产于湖南湘潭。监管部门说,“问题奶”历经市场消化、退货销毁、紧急召回封存,依然藏身商店货架的可能性很小。湖南省和湘潭市,也对湘潭“远山乳业”和奶粉供应商采取了执法行动。这一表明三聚氰胺“阴魂不散”的事件,折射出“涉乳”饮料业在原料控制、合格证管理、品质检验等环节进退失据的尴尬困境。 “张冠李戴”的“三聚氰胺玉米奶” 最近几日有消息称,湖北襄樊市工商部门正在追查“湖北远山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乳酸玉米奶,这批奶三聚氰胺含量高达每公斤4.8毫克。 此时,位于湖南省湘潭市城郊紧靠京珠高速公路的湘潭市远山乳业有限公司风波骤起。21日夜,记者在这家原本主产花生奶等植物蛋白饮料的企业偌大的厂区看到,生产车间、原料仓库等漆黑一片。厂里留守人员说,工人们已经放假回家,而包括中层管理人员在内的一批企业负责人,如今都在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接受调查。 与“远山乳业”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子夜时分,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办公楼很多办公室还灯火通明。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李洪卫、副局长陈伟华在办公室告诉新华社记者,连日来的调查,湘潭“问题玉米奶”的来龙去脉已经基本查清。 据了解,今年5月至6月,“远山乳业”一新聘技术人员提出按照新配方生产“远山牌”乳酸玉米奶。这种饮品除了需要玉米原浆等原料,还需要按照千分之二左右的比例添加奶粉调整口感。为此,公司从其长期合作伙伴长沙高桥大市场宇翔食品添加剂商行购进了一袋25公斤装青海“东垣奶粉”(批号20100513),外加2公斤“东垣乳粉”散装样品。先后配制、分销乳酸玉米奶309件(规格500毫升/瓶,每件15瓶)。11月7日,湖南省疾控部门在食品安全风险调查中,在企业主动送检的样品中,查出有玉米奶三聚氰胺超标。 截至11月21日,湘潭市和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检验结果显示,“远山乳业”使用的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达每公斤68毫克。但目前封存的6月1日、15日两批乳酸玉米奶,尚未检出三聚氰胺成分。考虑到“远山乳业”同期还使用了部分鲜奶作为原料加工玉米奶,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部门22日决定将手中封存的所有玉米奶逐箱检验。 先是“不知情” 后又刻意隐瞒 “远山乳业”董事长戴湘叹息着说,这批玉米奶一上市,就麻烦不断。各地经销商普遍反映出现胀包、变味等质量问题,有的经销商退货,有的下架,销售情况很不理想。 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专家说,“远山牌”乳酸玉米奶可能在生产环节灭菌温度控制不当。各种调查反馈信息显示,这批货在今年9月30日前因为各种质量问题经销商退货达到192件。11月8日监管部门开始采取行动后,企业派车分赴湖南、湖北等各地,收回了59件零6瓶,其余的销售给了个人或者在经销商手上被就地销毁。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远山牌”乳酸玉米奶仍在市面上流通的可能性很小。 考虑到青海“东垣奶粉”三聚氰胺问题东窗事发是在今年7月,质量技术监督部门调查认为,“远山乳业”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问题奶粉”作为原料生产乳酸玉米奶。而在7月8日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全市排查青海问题奶粉时,“远山乳业”生产现场负责人面对上门调查的执法人员,签字画押称企业没有使用奶粉作为原料生产饮料。但随着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在厂房一角发现剩余的21公斤“东垣奶粉”,“远山乳业”隐瞒违规之嫌浮出水面。 “问题玉米奶”事件发生后,湖南省和湘潭市食品安全委员会、质量技术监督局等部门迅速采取措施。李洪卫介绍,从湖南省疾控中心11月7日通报“问题玉米奶”线索开始,湖南省和湘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就对“远山乳业”展开了联合调查,迅速责令其停产整顿、召回问题产品和原料、暂扣生产许可证和要求其管理人员配合上级做好调查等处理。 戴湘等人认为,从公司自行调查过程看来,问题产品产生的关键在于采购环节事前检验过程。此外,停止使用问题奶粉后,负责原料采购的工作人员对退货过程信息反馈严重滞后,也使公司丧失了处理问题的有利时机。“作为企业管理者,我们已经深刻认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对事件造成的影响表示诚恳歉意。” “问题乳品”为何“阴魂不散” 记者在湘潭市采访,很多市民感到百思不解:国家惩办三聚氰胺毒奶采取的可谓雷霆手段,但“问题乳品”为什么就是“阴魂不散”? 在一些生产、监管和流通领域专业人士看来,“问题玉米奶”事件看似偶然,但其中暴露出的,是我国“涉乳”食品业的多重困境。 首先,原料控制进退失据。 “远山乳业”20多年前办奶牛场起家,在湖南等地市场有一定口碑。但多年的经营实践证明,中小奶制品企业自己建设奶源基地,存在散养奶牛难以控制乳品质量,旺季合同难以兑现,淡季牛奶容易出现滞销,疫病控制等诸多问题,在没有外部补贴的情况下稍不留神就会发生亏损。在此情况下,公司从养牛、原乳生产、奶制品饮料生产、植物蛋白饮料生产步步“转型”,如今已经基本不生产含乳饮品。与农户签约养殖的几百头奶牛,收购的牛奶主要提供给一家大企业做原料。但即使企业与奶源脱钩,却仍面临新的“风险陷阱”:三聚氰胺事件之后,企业和个人都将奶粉采购目标转向进口奶粉,导致一些“洋奶”供应难以保证,往往在签订单、付定金后5至7天才能到货,在长期合约履行过程中还经常出现断货,中小企业没有能力与上游口岸批发商签订大订单,只好将采购目标转向国内。而国内原料奶粉供应同样分出“三六九等”,中小企业订货量小、出价低、需求波动大,只能与低端奶粉生产企业打交道,在此过程中,质量安全风险发生的概率自然升高。 其次是恶性竞争导致畸形成本控制。 此次“远山乳业”采购的“问题奶粉”,价格约每公斤20元。而采用大品牌奶粉甚至进口奶粉,价格为每公斤30至35元。湘潭有关人士坦言,生产含乳饮品的中小企业,面对的廉价饮品市场,产品本身门槛低、附加值低,在这种氛围下与多如牛毛的同行恶性竞争,使用大品牌奶粉和杂牌奶粉,小批量试制成本差异只有几百元。但一旦形成大批量,成本差距就会成千累万。企业成本控制,自然锱铢必较,进而导致中小乳品企业质量风险高发。 其三“索证”形同“风险博弈”。 在湘潭“问题玉米奶”事件中,宇翔食品添加剂商行和远山乳业,都信赖奶粉生产者提供的一纸“质监部门检验合格报告”。但据湘潭市和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查证,这一合格证涉嫌伪造。但原料批发和生产企业难辨真伪,以讹传讹导致“问题奶粉”最终成了食品生产的原料。有企业界人士坦言,当前我国奶制品管理强调“索证”。但合格证造假非常容易。特别是某些进口奶粉,经销商能够向采购企业提供的“身份证明”,只是模模糊糊的海关检验手续“传真件的复印件”,下游企业凭此采购,一旦踩中“地雷”,只能自认倒霉。 此外,“三聚氰胺”事件频频发生后,国家出台政策要求乳制品生产企业必须配备三聚氰胺检验设备,配置专业检验人员。在湖南,有“涉乳”企业对增加40多万元设备等投入望而却步,希望能够通过委托送检来控制原料和产品质量。但现实中基层检验机构作为事业单位,扩大检验队伍、提升检验水平、改善技术装备,国家只投入少量资金,绝大多数要靠这些单位从检验收费中获得的收益来加以解决。如添置一台检验食品添加剂的设备,一次性购置费用达80多万元,还得配备专业技术人员,购买试剂等,国家能够解决的资金只有20多万元,“人头经费”每年也只有1万多元。这些检验机构检验周期长,企业“等不起”;一些指标检不出,送检者交了钱、拿了检验报告,心中还是没有底。

核心提示: 分工带来全球化,我们在距离越来越近的同时,也越来越远,做的人、卖的人、吃的人看不清彼此的脸;遮蔽带来黑暗,种种事故次

9159金沙官网:迈阿密奶社元帅炮轰乳业新国标引论战,难点乳品为什么。  三聚氰胺阴魂不散。

分工带来全球化,我们在距离越来越近的同时,也越来越远,“做的人、卖的人、吃的人”看不清彼此的脸;遮蔽带来黑暗,种种事故次第爆发??

  湖北省襄樊市工商局近期下发的一纸紧急搜查令再次将矛头指向三聚氰胺,而被拉下水的正是此前“独善其身”的乳酸饮料或发酵乳制品。

与食品添加剂和平相处的五个要点:具有“简单的怀疑”精神、仔细看好“背面”再买、选择加工度低的食品、“知道”食品中含有什么样的添加剂之后再吃、不要直奔便宜货。

  这是“三鹿事件”发生后,中国乳业第四次传出“三聚氰胺”死灰复燃。

一位朋友从澳大利亚回来,和王丁棉聊起牛奶。

  湖北排查湖南问题奶

“澳洲牛奶的天然芬芳挂齿留香。”朋友说。

  本月初,湖北省襄樊市工商局接收到一份来自湖北省工商局的紧急通知,通知称,湖南省工商局向该局发函称,近期在湖南流通市场发现批号为20100615的远山牌乳酸玉米奶,三聚氰胺含量达到4.8毫克,严重超标。这批问题奶生产厂商——湖南省湘潭市远山乳业有限公司(下称“远山乳业”)出具的出货记录显示,有50件问题奶已通过一名姓周的人销到湖北襄樊。

“那杯奶,我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亦曾有幸在国内品尝过。”王丁棉说。

  收到上级指示后,襄樊市工商局当即试拨周某留在厂家的电话,但显示为空号。唯一的线索断掉后,该局于11日组织执法人员在全市各大批发市场、超市进行地毯式排查。截至记者发稿,仍未发现这批问题奶的踪影。

王丁棉是广州市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广州市奶协会长,被称为“乳业第一炮筒”。

  《第一财经日报》昨日通过商标查询系统了解到,目前全国(不含港澳台地区)注册了“远山”商标且生产乳制品的企业仅有远山乳业一家,并未搜索到湖北省的同名企业。

当时,20岁的王丁棉在一位国营牧场工作的熟人帮助下,一次性购买到了5公斤的生鲜牛奶,吆五喝六地回家自加工后即开始饮用。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昨日查阅湘潭远山乳业企业官方网站时发现,公司产品主要销往河南、重庆、贵州、江西、广东、广西、福建、陕西,唯独没有湖北。而产品目录中乳酸饮料一栏显示“无相关产品”,与官网中“公司开发生产了鲜奶、乳饮料、发酵型乳酸饮料及植物蛋白饮料等系列产品”的简介自相矛盾,亦与阿里巴巴企业库中介绍“玉米浆等主打产品”的描述不符。对此,公司营销中心一名女性职员昨日下午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王丁棉对《了望东方周刊》说:“牛奶入口,顿觉奶味浓烈和格外清香”,“特别是当牛奶停留在口腔与咽喉部位片刻之时,那种甘露般的乳香令人感到特别清爽和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三聚氰胺来源成谜

“也就是这一杯奶,成为了我几十年心中一杯奶的风味坐标。但很可惜,这种奶品似乎成为了我的记忆。”王丁棉对乳业这种“倒退”郁郁寡欢。

  就在本月9日,远山乳业总经理何鹏曾向《潇湘晨报》透露,由于国家有关部门要求乳品企业日处理鲜奶能力达到200吨以上,否则将拿不到生产许可证。但公司日产量仅100吨左右,“养奶牛困难,不好做。”公司鲜奶生产许可证已于去年12月份注销,目前已转做果汁饮料产品。远山乳业官网信息显示,公司自养奶牛600余头,签约农户养奶牛近900头,保证了足够的奶源。

2011年,不仅牛奶,蔬菜、大米、肉类等主要食品种类,几乎都爆出这样那样的安全问题,令国家破格增加了应对方略。

  “由于目前我国对乳制品名称的使用非常混乱,‘乳酸玉米奶’这样的描述更是混淆视听,因此无法弄清它是用鲜奶发酵制成的调制乳还是用奶粉还原的含乳饮料。”昨日,国内一位知名奶业专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前者鲜奶含量必须达到80%,后者则是30%。换句话说,这批含4.8毫克三聚氰胺的乳酸玉米奶若是发酵调制乳,意味着原料鲜奶中三聚氰胺含量将为6毫克;若是含乳饮料,原料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将高达16毫克。

我们究竟该怎么吃,怎么喝?简单的问题,并不简单。

  从何鹏的描述来看,远山乳业可自供奶源,那么三聚氰胺的来源则不言而喻;但去年1月份公司为太子奶OEM代工生产的“早产”花生奶,其蛋白质含量仅达含乳饮料的国家标准,因此乳品专家王丁棉认为,本次查出三聚氰胺的乳酸玉米奶不排除同为含乳饮料的可能,意味着产品液态奶由奶粉还原而成,三聚氰胺的来源则无法判定。

还有遗憾的国标

  王丁棉表示,乳酸饮料等含乳类饮料直到今年6月份才纳入三聚氰胺的抽检范畴,而其市场规模却接近液态奶市场总销量的三分之一,目前还有奶片、牛初乳等含乳产品尚未纳入三聚氰胺的抽检范围。

2011年6月,王丁棉炮轰乳业新国标“倒退”,又一次卷入乳业论战。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中国乳业,论战常常比销售战更为激烈夺目。尤其是自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以后,中国乳业的问题逐渐显露,“中国奶业第一炮筒”的王丁棉也总有轰不完的“乳业炮弹”。

更多

在此之前的2011年5月底,正值“世界牛奶日”到来的前几天,王丁棉就曾给本刊记者发来八篇文章。

2011年11月29日,《人民日报》对2010年通过的乳业新国标提出质疑:“谁在主导中国的食品安全标准制订?”

先后四次参加相关乳品标准制订的讨论会的中国奶业协会乳品工业委员会副主任曾寿瀛说:“内部待议稿上显示,巴氏奶标准初稿的起草单位是某乳业集团,生鲜乳标准由某乳业集团起草,酸奶标准也由某乳业集团起草。”

先后三次参加相关乳品标准制订的讨论会的西部乳业协会执行副会长魏荣禄说:“我至今也没有明白,反复讨论形成的送审稿,其中一些关键性标准,最后为什么会被推翻?”

“乳业标准被企业绑架”的说法由此流行。

两个阵营的背后

这场风波隐含着巴氏奶和常温奶之争。行业内围绕着巴氏奶与常温奶的论辩斗争已经持续多年,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幕后进行。

王丁棉,以及一些痴情于巴氏奶的城市型乳企的企业主们,属巴氏奶阵营,他们将全国性大企业,以及乳品行业组织及其代表人物定义为论辩的反方——常温奶阵营。在两阵营这场持续多年的论战中,时不时会透露出一些“行业内情”。

王丁棉关于常温奶只剩下“活性物质的尸体”,“总乳球蛋白几乎完全变性,失去了营养成分”“还不如喝开水”等观点,被“打假斗士”方舟子评价为“缺乏生理学和化学常识”。

于消费者而言,比论战更现实的问题是:眼花缭乱的“牛奶”们,究竟有什么不同呢?

专家一般按照消毒方法将其分为超高温消毒奶、巴氏消毒奶和生鲜牛奶。

超高温消毒奶也称常温奶、超高温热处理奶、灭菌奶,通常是指在130℃?140℃下进行几秒钟的瞬时灭菌,之后进行无菌灌装。优点是几乎不含细菌,常温下长时间保存后也可方便、直接饮用。另外也便于利用“砖型”“屋型”“枕型”包装运输储存,且多由于添加了合成鲜奶香精或奶油等高脂肪类物质,因此口感香浓。缺点是超高温灭菌破坏了鲜奶中生物活性物质和部分维生素,还会使钙离子与酪蛋白结合形成不易被人吸收的物质。

巴氏消毒奶也被称为巴氏灭菌奶、巴氏奶、鲜奶、鲜乳,通常是指将奶加热到75℃?80℃,进行十余秒灭菌杀死致病微生物。灌装时仍含有一些细菌,但细菌含量不会对健康造成威胁。优点是风味口感和营养价值接近原奶水平。缺点是保存期只有几天,不利于储存和长途运输长时间货架销售,一般用塑料(9725,-5.00,-0.05%)袋、玻璃瓶等简包装。

生鲜牛奶是指新挤出的未经杀菌的纯牛奶,其中含有溶菌酶等抗菌活性物质。这种牛奶无需加热,营养丰富而且保留了牛奶中的一些微量生理活性成分。缺点是保存时间短。

除了这样的分类之外,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五花八门的牛奶名词,以让消费者不明就里。

9159金沙官网,比如“调味奶”,也有称为风味牛奶。调味奶也被称为复配含乳饮料,是以牛奶或奶粉为主料,通过添加调味剂配制成各种风味的液态含乳产品,再经过巴氏杀菌或UHT灭菌后密封包装。调味奶包括非酸性的花色口味液态乳产品和口味偏酸性含乳饮料,前者如可可奶、咖啡奶、花生奶。有专家认为,目前市场上一些偏酸性含乳饮料产品因蛋白含量太低,严格来说不应属于调味奶产品,只能叫含乳饮料。一些调味奶产品因经不同风味调制,虽风味口感迎合味蕾,但原料奶的品质是好是坏却不容易分辨清楚。

“还原奶”也称复原乳,是指用大包奶粉经过加水、添加剂等调配制成的液态奶产品。有奶业专家根据对国内原奶量,市场上奶产品销售量等数据计算,估计纯牛奶产品,特别是常温奶产品中有三分之二的产品含有“还原奶”,甚至部分产品是100%“还原奶”。

诸如无抗奶、风味牛奶、还原奶等名词,又作何解释?

无抗奶是指用不含抗生素的原料生产出来的牛奶。一些企业在质量内控上要求达到“无抗”,而基于政策法规和一些常识,一些专家倾向于认为不存在所谓“百分百无抗奶”。

挑选食品应掌握些基本功

在理清五花八门的名词之后,在实战挑选中又该做哪些功课呢?

首要的基本功莫过于学会“看”,看包装辨颜色。这是第一道防线,也是各国法律法规为保障消费者知情权所做的主要努力。

按国家标准,在外包装上必须标明厂名、厂址、生产日期、保质期、执行标准、商标、净含量、配料表、营养成分表及食用方法等项目,缺少上述任何一项的,当属异常。

比如标签上标明食品的类别名称是国家许可的规范名称,能反映出食品的本质。再者,按法规要求,含量最大的原料应当排在第一位,最少的原料排在最后一位。此外现在国家对添加剂成分标准也越来越细致严格,因此消费者可以从配料表中看到具体的添加剂名称。

可有调查表明,大多数消费者根本不看或看不懂包装信息,关注配料表和营养信息的则更少。

拿市场上眼花缭乱的风味牛奶来说,由于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牛奶,蛋白质含量低,因此其包装上应标有“饮料”、“饮品”、“含乳饮料”等字样。而一些消费者还是将此类产品当做牛奶补充营养。

包装上可能还有权威认证标志,比如米、面、油、酱油、醋、肉制品、乳制品等十几类食品必须获QS食品安全认证方可生产,所以选购食品时应认准QS标志。

“看”也包括看外观辨颜色,比如优质奶粉一般呈天然乳黄色或乳白色。新鲜的肉类表面有光泽,瘦肉鲜红肥肉洁白,颜色均匀。质量差的肉表面干燥或极为湿润,无光泽,白中带黄。变质的肉颜色暗淡、暗红,甚至青紫色斑,血管中有紫红色血液淤积。

其次,对于一些食品甚至还可以凭听声音、闻气味、尝味道等方法。拿奶粉为例,手指捏住奶粉包装袋揉的同时把耳朵凑过去,一般而言,听到“吱吱”声说明粉质细腻优质,假奶粉由于掺有其他成分,颗粒较粗质地较硬会发出“沙沙”声。纯正的奶粉有天然乳香气,劣质奶粉没有乳香味或者过分香甜、甚至明显异味。将少许奶粉放进嘴里尝,纯正奶粉细腻发黏,不好溶解,掺杂奶粉一般反而不黏牙甜味大,且相对溶解较快。

选购或者鉴别蛋类、豆腐、鱼、虾、贝、蔬菜等日常产品时,也有很多“望闻问切”的学问,即便经验丰富的消费者,也必须与时俱进地不断更新分辨知识。

尊重常识

在食品行业超速发展带来泥沙俱下的情况下,与政府加强食品安全监管同等重要的是,消费者应该更加注重尊重常识。

消费者经常会在用一个常识性错误来补救另一个错误的误区里循环往复。比如,一些消费者将“进口”或“国产”作为奶粉等食品是否安全的取舍标准。2011年2月底,央视调查称7成北京市民不愿选购国产奶粉。但事实和常识是,进口奶粉也并非完全有保障。

中国奶业协会理事陈渝对《了望东方周刊》表示:“虽然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时,不少国产品牌奶粉出了大问题使得乳业出现信任危机,但是单纯地将是国产还是进口作为判断取舍标准显然也是不合适的。”

再比如,时下各种食品添加剂能够使得食品有个“好卖相”。殊不知这类技术却常被不法商贩用来以次充好。当看到雪白的面粉、五彩斑斓的糖果、晶莹剔透的银耳、色彩鲜艳的饮料等食品时,根据常识,消费者就应明白这些食品是经过美白、装饰过的。

鉴于市场上曾经出现过硫磺熏制的生姜,尿素发泡的豆芽、染色的熟肉制品、避孕虾、甲醛海产品等问题食品,专家为此总结出姜要脏点、豆芽要细、色泽太过鲜艳的一般有问题、避孕药虾没有卵、甲醛海产品煮不烂、鲜鱼眼睛稍突出等食品安全常识。一些消费者片面图便宜却往往吃大亏。

过度使用、依赖添加剂也是现代食品加工业不争的事实和悲哀。但是消费者现在对食品添加剂谈之色变,显然也有些不恰当。

消费者真的愿意选择纯天然食物吗?未必。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范志红表示,“很多人爱好的只是‘天然’这个招牌。大规模的现代食品工业,就是建立在食品添加剂的基础上的。如果真的不加入食品添加剂,只怕大部分食品都会难看、难吃、难以保存,或者价格高昂??”

范志红说:“很多时候,正是消费者的错误喜好和错误购买倾向,把那些优质天然的产品挤到无法生存的境地??很多消费者不是缺买食品的钱,而是没有掌握正确的消费观念和消费知识。”

曾被称为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的安部司,通过着作《食品真相大揭秘》进行了反思。他总结了身处现代食品加工业环境下,与食品添加剂和平相处的五个要点:仔细看好“背面”再买、选择加工度低的食品、“知道”食品中含有什么样的添加剂之后再吃、不要直奔便宜货、具有“简单的怀疑”精神。

安部司的愿望是“信息公开”,真诚面对面,让消费者自行取舍。

本文由9159金沙官网发布于www.915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9159金沙官网:迈阿密奶社元帅炮轰乳业新国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