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海财险清退违规股东还没了结,瑞茂通拟1

  蓝鲸保险 李丹萍

图片 1

  又是华海财险!清退违规股东的事还没了结,又被银保监会叫停新产品备案半年

图片 2

  近日,华海财险下发关于变更注册资本的公告,蓝鲸财经注意到此次拟新引入的股东那曲瑞昌却并非一月前公布的中瑞实业,细究发现,那曲瑞昌为中瑞实业“孙公司”,为何不直接入主却“迂回”持股?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记者:张颖

华海财险清退违规股东还没了结,瑞茂通拟1。因违规股东被清退而“闻名”的华海财险,再次有了股东变更的消息。

  对此,专家对蓝鲸财经分析道,华海财险此举或带来关联关系的复杂性,且小公司成为保险公司大股东,或引发监管担心后续增资能力缺乏等问题。

客户端

  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海财险”)又出事了。

5月27日,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海财险”)披露股东变动信息显示,股东七台河市鹿山优质煤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鹿山优质煤”)将所持有的1.2亿元股份(占比10%)全部转让给河南新东方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东方置业”),此次股东变更事项待中国银保监会批准后生效。

  拟入股东换“新人”,那曲瑞昌顶替中瑞实业上“台前”

  就处理违规股权而言,华海财险未能“一步到位”。今年4月8日,该公司曾宣布,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瑞实业”)将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元,接手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万向”)与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保互联”)合计15%的股权,该申请尚待银保监会批准。

图片 3

值得注意的是 ,作为国内首家以“海洋保险”为特色的综合性财险公司,华海财险在海洋保险业务方面并不算突出,而近两年来,前五大保费收入险种中甚至已经没有了“海洋保险”的身影。

  公告内容显示,华海财险在5月10日召开的2018年第二次临时大会上,同意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那曲瑞昌)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持股比例15%。

  然而,仅仅40天后,这一股权变更事项出现变数。华海财险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接手上述股权的新股东换成了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那曲瑞昌”)。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那曲瑞昌实际上是中瑞实业通过A股上市公司瑞茂通(600180,SH)持有的公司。瑞茂通2017年年报显示,那曲瑞昌是该公司100%持股的子公司。若获监管层批准,此次增资后上市公司瑞茂通将持有华海财险15%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自今年2月被原保监会撤销其两家股东增资的行政许可以来,华海财险负面消息不断。前不久,公司更是上演了“狸猫换太子”,临时更换新晋股东。

一地产公司晋升二股东

  据悉,增资事项获批后,那曲瑞昌将成为华海财险的第一大股东,改变华海财险之前未有实际控制人的局面。值得关注的是,华海财险称,将在完成工商变更登记的同时,注销神州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科技所持全部股份的工商登记。

  对此,华海财险方面回应称,为更好地服从服务于公司战略,实现协同发展,同时为了积极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号召,更好地支持西藏经济发展,经公司股东大会一致通过决定更换增资主体。

  5月29日,银保监会向华海财险下发监管函称,其前期报送的多款产品存在保险责任表述不清晰、不符合保险原理、违背公序良俗及险种分类错误等问题,6个月内禁止华海财险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根据股权变更信息,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鹿山优质煤将不再持有华海财险股权,河南新东方置业成新晋股东,持股比例10%。股东变更后,华海财险股东仍为11家,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下称“那曲瑞昌煤炭”)仍为第一大股东,持有1.8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5%。

图片 4

  那曲瑞昌顶替中瑞实业入股

  清退违规股东的事情还没了结,又被叫停了新产品备案,成立至今尚未盈利的华海财险会不会因此更加“饥寒交迫”?

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龙口嘉元东盛热电有限公司、新泰市宏泰煤炭有限公司、河南新东方置业、青岛益佳海业贸易有限公司、山东祥光集团有限公司、莒南天马岛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均持有华海财险10%的股份,并列为第二大股东。汇龙森国际企业孵化(北京)有限公司、滨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滨化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华海财险5%股份。

  为何注销上述两家股东所持有的全部股份?缘由在于今年2月11日原保监会的一封《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监管层指出,经调查核实,华海财险原股东神州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科技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故决定撤销此前下发的两封关于华海财产保险变更注册资本和修改章程的批复。同时要求华海财险在决定下发之日起3个月内引入新股东,确保公司治理稳定,逾期未完成的,将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由于股东神州万向、乐保互联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二款“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应当予以撤销”,原保监会于今年2月撤销了华海财险相关变更注册资本和修改章程的批复。

  6个月“空窗期”损失惨重

公开资料显示,河南新东方置业成立于2006年3月,注册地为河南省郑州市,注册资本5000万元,主要经营房地产开发业务。该公司承诺,投资华海财险的资金源于合法的自有资金,并非使用银行贷款及其他形式的非自有资金,也未接受他人委托持有华海财险的股份。

  在监管对险企加强公司治理和穿透式监管趋势下,包括利安人寿、昆仑健康等险企的违规股权均遭“清退”。4月8日,华海财险首次下发关于变更注册资本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报告,彼时,其拟引入的新股东却并非那曲瑞昌。第一封公告内容显示,华海财险在2018年临时股东大会上同意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增资1.8亿股,交易完成后持有华海财险15%股份。

  依照原保监会要求,华海财险展开了3个月内引入合规股东的工作。今年4月8日,华海财险披露一份《关于变更注册资本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宣布中瑞实业将以自有资金对华海财险增资18000万股股份。按照1元/股的价格,该公司合计向华海财险出资1.8亿元,占全部资本金的15%,若成功得到批准,中瑞实业也将成为华海财险的第一大股东。

  收到这封监管函后,华海财险将面临6个月的新产品“空窗期”。

关于上述股权转让一事,华海财险相关负责人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称,转让行为只是基于其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所发生的行为。公司在接到股东单位书面报告后,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进行披露而已。但至于为何转让,该负责人并未作进一步解释。

  对比两封拟变更注册资本信息披露报告不难发现,除了拟入股股东信息不一致外,拟增资股数及每股价格并未发生变化,为何在首次公告一月之后,华海财险拟新引入股东临时“换脸”?值得一提的是,蓝鲸财经查看发现,那曲瑞昌背后“闪现”着中瑞实业的身影。

  当时,华海财险方面明确表示,待监管部门批复许可后,在完成公司增资工商变更登记的同时,神州万向与乐保互联所持全部股份的工商登记也将被同时注销。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到的回复,中瑞实业之所以选择入股,原因是看好保险业的发展前景和华海财险的发展战略。

  根据银保监会的说法:前期华海财险报送的多款产品存在保险责任表述不清晰、不符合保险原理、违背公序良俗及险种分类错误等问题,违反《财产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保监会令2010年第3号)和《财产保险公司保险产品开发指引》(保监发〔2016〕115号)等相关要求。

增资扩股一波三折

  股权关系“层层叠加”,专家提醒后续增资能力或为监管关注点

  不过,距此事仅过去40天,华海财险再度更新披露。这一次,增资1.8亿元并从神州万向与乐保互联处接手合计15%股权的则变成了那曲瑞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那曲瑞昌是一家以煤炭经营与销售为许可经营项目;纸张、金属材料、计算机批发零售、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煤炭供应链管理咨询服务、代理煤炭及其他大宗商品的采购、销售为一般经营项目的公司。

  为此,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提出3条监管要求:

事实上,在此之前,华海财险在增加注册资本和引入新股东方面可谓是“一波三折”。

  根据启信宝信息显示,那曲瑞昌成立于2012年7月,注册资本2.4亿元,实缴出资5000万元,由西宁德祥商贸100%持股。往上追溯来看,西宁德祥商贸母公司为深圳前海茂瑞通,后者则由江苏晋和电力以及杭州渝科投资共同持股,其中,杭州渝科股东之一为江苏晋和电力,江苏晋和电力则由上市公司瑞茂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茂通)100%持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那曲瑞昌为A股主板上市公司瑞茂通全资控股的子公司。同时,截至2017年末,瑞茂通60.81%的股份由中瑞实业间接持有。目前,瑞茂通的实际控制人万永兴也曾于2012年12月起历任河南中瑞集团、中瑞实业、郑州瑞茂通等公司董事长。

  ● 自监管函下发之日起,6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去年2月,原保监会公告称,经调查核实,华海财险原股东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万向文化”)、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保互联”)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故下发《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并要求华海财险在3个月内抓紧引入合规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非最后一层股东关系。蓝鲸财经继续查看发现,上市公司茂瑞通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为郑州茂瑞通,后者由中瑞实业100%持股。层层股权关系“重叠”的背后,均指向中瑞实业及其实控人万永兴。

  如此看来,在接手华海财险股权一事上,尽管那曲瑞昌“替换”了中瑞实业,但实质上仍是作为能源大宗商品企业的中瑞实业及其直接或间接控股公司布局保险行业的体现。除此之外,据瑞茂通披露,该公司在金融方面还在探索ABS、ABN等供应链融资模式。

  ● 应高度重视产品开发管理工作,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对公司产品开发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对相关责任人员严肃问责;

2个月后,即去年4月,华海财险披露变更注册资本信息称,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同意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瑞实业”)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华海财险在完成增资的同时,注销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所持全部股份的工商登记,届时中瑞实业将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5%。

图片 5

  那曲瑞昌连续三年盈利

  ● 应于2018年5月25日前,向银保监会报送整改报告和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情况。

令人诧异的是,1个多月后,华海财险再次发布公告称,增资方已由中瑞实业变成了那曲瑞昌煤炭。天眼查显示,那曲瑞昌成立于2012年7月9日,注册资本2.4亿元,主业为煤炭经营与销售,法人代表王卫东。而那曲瑞昌为中瑞实业旗下A股上市公司瑞茂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瑞茂通,600180.SH)所有。也就是说,华海财险的新股东变成了中瑞实业的下属公司。

  据悉,中瑞实业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3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煤炭与其它矿产品、铁矿石等;旗下上市子公司瑞茂通核心主营业务包括煤炭供应链业务、非煤炭大宗商品、供应链金融等,且从公开资料显示,两者此前并未涉足保险行业。

  关于更换增资主体的原因,华海财险方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是为了更好地服从服务于公司战略,实现协同发展,同时积极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号召,更好地支持西藏经济发展。那曲瑞昌业务范围基本覆盖国内煤炭资源主产地和主要消费地,注册资本2.4亿元,资本实力雄厚。

  5月30日,华海财险相关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公司近日确实收到了银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今后,公司将进一步深刻理解和把握“保险姓保”的行业本质,努力提升产品开发的合规性和适用性,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努力与监管要求、与保险消费者的需求保持高度一致和紧密结合。

那曲瑞昌拟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折合约1.8亿元。直到2018年9月,银保监会才批复华海财险增加注册资本,由10.2亿元变更为12亿元。那曲瑞昌也一举成为华海财险第一大股东,占股15%。

  对此,蓝鲸财经采访了华海财险相关人士,其对蓝鲸财经表示,根据中国保监会《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为实现协同发展,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号召,支持西藏自治区经济发展,经公司股东大会一致通过决定更换增资主体。“那曲瑞昌看好保险业发展前景,认同华海财险发展战略,具有较强的出资意愿和持续的出资能力,将为公司的发展提供强力的后续支持”。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那曲瑞昌的总资产与净资产分别达到21.59亿元、10.15亿元。2015~2017年,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6.67亿元、27.01亿元、35.73亿元,净利润为0.44亿元、1.37亿元、1.1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银保监会给华海财险的监管函落款时间是5月9日,文中要求,华海财险应于5月25日前向银保监会报送整改报告和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情况,而监管函的挂网时间是5月29日。

“海洋保险”特色渐行渐远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蓝鲸财经分析道,“从中瑞实业股东背景来看,其主营有色金属、煤炭等,所处的行业偏传统,行业前景黯淡,通过跨界涉及保险行业有它的必要性所在,不过这是一把‘双刃剑’”。其指出,中瑞实业投资不熟悉领域里的资产,对于价值判断可能会失误,中瑞实业不以直接增资方式入股华海财险,而通过“层层叠加”方式构成多重股东关系,也会带来关联关系的复杂性。

  依照现行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持有保险公司股权百分之五以上,但不足百分之十五的为财务Ⅱ类股东;持有保险公司股权百分之十五以上,但不足三分之一的为战略类股东,需分别满足:具有持续出资能力,最近2个/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净资产不低于2亿元/10亿元等要求。

  那么,华海财险究竟有没有如期达成银保监会的要求?

官网信息显示,华海财险于2014年3月21日获原中国保监会批准筹建,2014年12月9日正式开业。公司注册地位于山东烟台,注册资本12亿元。公司主要股东是沿海地区和海洋领域实力雄厚的企业集团,是全国首家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的全国性、综合型财产保险公司。

  那么从拟新进入的股东那曲瑞昌煤炭来看,其经营范围包括煤炭经营与销售等,业务性质定义为供应链管理,业绩方面,根据瑞茂通2017年年报信息显示,那曲瑞昌去年总资产21.59亿元,净资产10.15亿元,主营业务收入35.73亿元,去年实现净利润1.1亿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同期被原保监会撤销增资许可的长安责任险、利安人寿、正德人寿的违规股权处理均没有正式“落地”,银保监会也尚无相关的批复发出。银保监会曾明确指出,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依法对保险公司股权实施穿透式监管和分类监管。股权监管不止贯穿于投资设立保险公司环节,也贯穿于变更保险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保险公司股权;保险公司上市;保险公司合并、分立;保险公司治理;保险公司风险处置或者破产清算等环节。

  华海财险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监管部门指出的问题,公司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项工作组进行了全面梳理排查。经排查检视,在发展初期,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存在对基础工作重视程度不高、合规意识不够强以及对新产品的影响估计不足的情况,导致个别创新产品在开发和报备过程中存在问题,不符合当前严监管的要求。对这些产品公司已逐一进行了清理。

但记者查阅公司年报却发现,其所谓的“海洋保险”特色并不突出。

图片 6

  在这种更为审慎的监管背景下,那曲瑞昌和华海财险想要正式取得批复,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那么,6个月内禁止备案新产品,对于华海财险来说意味着什么?

根据年报数据,2015年和2016年两年,船舶保险均为华海财险保费收入排名第四的险种,保费收入分别为1515万元和1871万元,承保利润分别为-397万元和-884万元。

  相比于中瑞实业截至去年三季度末128.07亿元的净资产而言,两者体量有所差距。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也指出,“小公司当保险公司大股东,监管可能会担心以后增资能力缺乏的问题。”

  此外,最新披露的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收悉原保监会下发的《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之后,华海财险对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进行了调整,由上季度末的5.50亿元下调至今年一季度末的5.35亿元。

  “对于任何一家保险公司而言,6个月的新产品‘空窗期’都会对经营产生较大影响。”一家上市保险公司产品设计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接下来半年都没有新产品销售,而下半年往往是推出新产品的关键期”。

但到了2017年和2018年,华海财险保费收入前五的险种中,已经没有了船舶保险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意外伤害险。

  净资产下滑,华海财险股权“接盘者”资本实力待考验

责任编辑:谢海平

  对于华海财险而言,6个月的新产品“空窗期”无疑是雪上加霜。

据华海财险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海洋保险方面,公司紧紧围绕海洋经济发展和海上粮仓建设,充分发挥专业优势,服务海洋渔业经济。开业以来,累计实现海洋保险保费收入1.13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蓝鲸财经查看发现,在今年四月瑞茂通披露的关于为全资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中显示,其为那曲瑞昌已提供的担保余额达8.7亿元,且那曲瑞昌目前负债总额已达19.48亿元末,净资产也从去年末的10.15亿元下滑至8.06亿元。

  毕竟,自2014年12月成立以来,华海财险的业绩一直不容乐观,从未实现盈利。

而车险一直为华海财险第一大险种。年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公司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2.4亿元、7.7亿元、13.9亿元、18.4亿元,分别占华海财险当年保险业务收入的63.2%、64.7%、89.1%、89.8%。

图片 7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刚成立之时,华海财险便告亏损1087.64万元;2015年和2016年,公司分别亏损1.22亿元、2.89亿元,亏损幅度不断扩大;2017年,公司亏损额有所收窄,为3053.89万元。三年多时间内,公司共计亏损4.5亿元。

显然,随着车险业务规模增长,其在华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也随之提高,并在2018年逼近90%。

  而根据华海财险披露的拟增资公告测算,那曲瑞昌拟出资金额为1.8亿元,对于入股险企的资金来源,监管有着严格要求,必须是自有资金而非任何形式的金融机构贷款或其它融资渠道资金,由此看来,假如全部以目前那曲瑞昌自有资金出资,约占其净资产比例22.33%。

  根据2018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华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4.67亿元,上季度末为15.64亿元;净利润为-250.77万元,上季度末为-3412.34万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96.23%,上季度末为210.95%。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至2018年共4个完整经营年里,华海财险车险分别亏损1.29亿元、1.96亿元、0.65亿元、1.52亿元,四年累计亏损5.42亿元。

  “随着监管层对险企股东背景、资金来源的严控,中瑞实业入主一事‘门槛’已有所提高”,宋清辉说道,若中瑞实业增资事项获批,间接成为华海财险实控人,对其经营未必有所助益,“同时在整合上要依赖于原有的管理团队,整合的难度会特别大,可能只是短期的效应”。

图片 8

车险亏损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华海财险的整体亏损。根据年报,华海财险在2015年至2018年,累计亏损4.27亿元。可喜的是,华海财险在去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516.45万元。

  据了解,华海财险于2014年12月获批展业,注册资本10.2亿元,是全国首家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综合型财产保险公司,下设华海沣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华海国际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两家全资子公司。根据华海财险官网信息显示,其致力将“海洋保险”作为核心主业发展,以创新海洋保险战略,围绕海洋产业链开发保险产品,以期在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领域形成特色,但其目前主要经营业务却为机动车保险。

  从具体险种看,华海财险2017年保费收入前五名依次是机动车辆险、健康险、企业财产险、责任险、意外伤害险,分别为13.85亿元、0.63亿元、0.4亿元、0.3亿元、0.2亿元。而从承保利润来看,只有意外伤害险实现利润,为3.94万元。

此外,华海财险今年一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16亿元,亏损0.4亿元,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8.68%,2018年四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B。

图片 9

图片 10

  细分来看,华海财险去年保费收入居前5位的险种分别是机动车辆险、健康险、企业财产险、责任险、意外伤害险,从承保利润来看,仅意外伤害险实现利润3.94万元。

  对于公司经营情况,华海财险回复记者称,目前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经营管理稳健、人员队伍稳定,各项业务正常有序开展,并将力争2018年上半年和全年实现经营盈利。

  从全年利润来看,年报合并利润报表显示,华海财险去年共计亏损3053.89万元,且成立至今从未盈利,成立当年亏损1087.64万元,此后两年亏损幅度有所扩大,2015年、2016年分别亏损1.22亿元、2.89亿元,近四年共计亏损4.53亿元。尽管暂未实现净利润但其保险业务收入则呈逐年上涨趋势,从2015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79亿元到去年的15.64亿元,两年上涨312.74%。

  清退违规股东出“幺蛾子”

图片 11

  华海财险最近的曝光率有些高。

  此外,年报数据显示,去年华海财险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贷款和应收款项两项有较大提升,分别达到5.24亿元、5.3亿元,同比涨幅为98.34%、186.49%,资产总计24.67亿元,同比上涨13%。负债方面则有所加重,从2016年负债合计15.62亿元上升为去年的18.84亿元,同比涨幅20.6%,超过资产增加幅度。

  半个月前,华海财险还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临时更换新晋股东。

责任编辑:张琳珮

  事情要追溯到今年2月13日,原保监会下发的一封《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

  鉴于两家股东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原保监会决定撤销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神州万向文化”)、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保互联科技”)增资华海财险的行政许可,并要求其3个月内抓紧引入合规股东。

  4月8日,华海财险发布公告称:公司召开2018年临时股东大会,同意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瑞实业”)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5%。

  当时,华海财险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冯明昌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并透露:“待监管部门批复许可后,华海财险将在完成公司增资工商变更登记的同时,注销神州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科技所持全部股份的工商登记。”

  如果完成这笔交易,中瑞实业将成为华海财险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其他股东持股比例不变。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等7家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为10%,汇龙森国际企业孵化(北京)有限公司等3家股东持股比例均为5%。

  然而,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5月17日,华海财险最新披露的公告显示,之前欲接盘华海财险违规股权的中瑞实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名为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下称“那曲瑞昌”)。

  公告显示,那曲瑞昌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人民币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若此次增资获批,意味着那曲瑞昌将成为华海财险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

  目前,华海财险的股权非常分散,12大股东中,有8家持股比例为10%,剩余4家均为5%。

图片 12

  那曲瑞昌究竟是什么来头,凭什么取代中瑞实业?

  公开资料显示:那曲瑞昌成立于2012年7月,注册资本2.4亿元,是西宁德祥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德祥商贸”)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煤炭供应链管理业务,业务范围基本覆盖国内煤炭资源主要产地和消费地。

  中瑞实业则是一家以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及不动产管理为核心主业的大型综合性实业集团,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煤炭与其它矿产品、铁矿石、钢材等,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26日,注册地在郑州,注册资本金30亿元。

  数据显示:那曲瑞昌2017年总资产21.59亿元,净资产10.15亿元,主营业务收入35.73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1亿元。而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中瑞实业的净资产已高达128.07亿元。

  显然,两家公司实力悬殊。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那曲瑞昌与中瑞实业间似乎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似乎都与一家名为深圳前海瑞茂通供应链平台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瑞茂通”)有交集。

  根据天眼查,瑞茂通100%控股那曲瑞昌的母公司——德祥商贸;另一边,中瑞实业100%控股郑州瑞茂通,郑州瑞茂通是瑞茂通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在最后时刻,华海财险的新晋股东从中瑞实业变为了那曲瑞昌。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目前,那曲瑞昌要入局华海财险,还需等待银保监会批准。

责任编辑:杨群

本文由9159金沙官网发布于9159金沙游艺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华海财险清退违规股东还没了结,瑞茂通拟1